基因编辑婴儿的宣称所带来的问题——关注!


  • 原文:
  • 作者:WebMD News from HealthDay 译者:Great Whale
  • 日期:2018-11-28 创建:大鲸 访问:153
  • 标签:基因编辑婴儿 转基因婴儿 转基因 基因编辑 CCR5 HIV

2018年11月26日——关于世界上第一批基因编辑婴儿诞生的未经证实的说法遭到了怀疑和谴责。

据美联社报道,位于深圳的中国南方科技大学的何建奎表示,他在生育治疗期间改造了7对夫妇的胚胎,导致怀孕,并最终使一对双胞胎女孩在本月出生。 

他表示,其编辑胚胎基因的目的是让婴儿有能力抵抗HIV病毒(艾滋病病毒),HIV病毒会导致艾滋病。他没有透露这对双胞胎女孩的父母的身份、他们居住的地方,以及研究是在哪里进行的。 

这一说法尚未得到独立证实,也没有在任何会由其他专家审查的期刊上发表。星期一,他向一个基因编辑国际会议(第二届人类基因编辑国际峰会)的组织者透露了这一点,该会议定于星期二在香港开始,并在早些时候接受了美联社的采访。 

他有两家遗传公司,并申请了胚胎基因编辑方法的专利。 

这种类型的基因编辑在美国是不允许的,因为DNA变化会影响后代,并且存在损害其他基因的风险。许多科学家谴责了他的研究,有些人将其称为人体实验。

宾夕法尼亚大学基因编辑专家兼遗传学期刊编辑Kiran Musunuru博士告诉美联社,这是“不合情理的……,这是一个人类在道德上或伦理上无法辩护的实验”。 

“这太不成熟了,”加州Scripps研究转化研究所负责人Eric Topol博士说。“我们正在处理一个人的操作指令。这是一个大问题。” 

但是哈佛大学的遗传学家乔治·丘奇(George Church)告诉美联社,试图通过基因编辑来预防HIV病毒是“合理的”,因为这是“一个重大且不断增长的公共卫生威胁”。 

一些科学家审查了何建奎向美联社提供的材料,称没有足够的数据来确定基因编辑是否有效或安全。 

审查材料的这些科学家还表示,基因编辑似乎不完整,至少有一对双胞胎含有一个由多种基因改变而来的细胞拼凑物。 

丘奇说,“如果只有一些特定的细胞被改变,那几乎就像没有编辑一样,因为HIV感染仍然可能发生“。

 

 

------------------------------------------------------------------------------------------------------

Great Whale 评语:

通过基因编辑来免疫HIV是否值得?先不说伦理和道德问题,就仅从治疗的收益和风险来考虑。 

CCR5是CCR5基因表达的蛋白质,存在于细胞表面,这种蛋白质能够通过和HIV病毒细胞表面的蛋白质进行结合,在T细胞表面形成凹陷,为CD4阳性T细胞吞并HIV病毒构建条件,完成HIV病毒细胞对T细胞的感染。如果缺少CCR5基因,则细胞上就不会有CCR5的蛋白质,进而能够实现对CCR5导致的HIV的免疫。因此,通过敲除CCR5基因,的确可以免疫HIV。 

但CCR5是免疫系统中重要的一环(如果不重要,HIV也就不会拿它下手了),它在免疫调节中发挥重要的作用。敲除CCR5,的确可以免疫HIV,但却会对抵抗乙肝病毒产生非常不利的影响。CCR5对乙肝急性期病毒的清除具有相当的作用。CCR5在NK细胞(自然杀伤细胞)的增殖和运动中也起着重要作用。

啮齿类动物实验表明,CCR5基因敲除的小鼠的NK细胞的增殖和运动活化都有明显降低。而NK细胞是免疫系统的重要细胞,在HBV(乙型肝炎病毒)感染初期对病毒的清除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 

人类的基因的变异是一个漫长的系统过程,所谓一方水土养一方人,也就是一方水土养一方基因。一个地区的人的天然基因就是在这个地区长期生存所需要的基因的最优解。

北欧人中有8%的人天然缺失CCR5基因(并因此对HIV免疫),那是因为北欧的环境所促成和妥协的结果。事实上,俄罗斯的高加索人种有12%的人天然缺失CCR5基因。但亚洲人中没有天然缺失CCR5基因的,是因为亚洲人所处的环境不适合敲除CCR5基因。

擅自敲除CCR5基因,所带来的风险是不可预期的。

 

相关诉求 [ AI食疗 ]